书摘-220708

他们用强有力的国家机器,禁锢着人们的思想;有为其辩护的喉舌,控制着舆论,麻痹着人心。道貌岸然却卑鄙无耻的党棍,宣扬高尚的信仰,却干着最肮脏的行当。
他们有密如蛛网的审查制度,监视措施,将他的人民隔离在一块黑暗的荒岛,所有的人权都是最卑微的婢女,面对着专制的强暴,无路可逃。
而高高在上的统治者,有着豪华的宫殿,奢侈的生活,富可敌国的财富,凌驾于任何法律之上——尽管那些法律也是他们自己定下——无可比拟的特权。这些特权的表现形式可以是开着特殊牌照的豪车,无视交通法规的公子哥;可以是奸淫幼女之后反诬其卖淫的判决;可以是政府办公楼的奢侈豪华与百姓简陋的蜗居的对比;可以是在商海里稳赚不赔只因有各路权贵保驾的、源源不断的油水。
百姓已经快忘了黄油的味道,元首却可以用专列来为自己满足口腹之欲。当然不单是黄油,还有元首的雪茄,还有元首每晚都必须饮用的温牛奶,还有那些送上牛奶的美女……这些大家都知道,但不能有意见,要不然等待你的就是一个恐怖的黑口袋。

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群喜欢胡搅蛮缠的人,就像泼妇,跟他们争辩是毫无意义的,因为他们本身的知识和能力很快就会使其陷入词穷的境地,那时他们就会翻出一本属于他们的字典,里面基本都是些他们平时惯用的词汇——脏话,偶尔也会有诸如“呵呵”“激动什么”“注意素质”之类的玩意儿,这些字眼伴随着他们自己的脏话和选择性无视的行为蹦出来,把别人的智商和他们拉到同一水平线上,来一番唇枪舌战。和这样的人舌战,就好比你手上抓了一把“道理”、“故事”和“时节”,还全是“大”,自信满满。结果发现对面那货手里全是“诡辩”“无视”“大喝”,当即就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。

任何一个行业里,都会有些贱人存在。”封不觉很直白地说道,“这些人无论是天分还是勤奋,全都不行,基本活跃在行业的中低层。终日使用着一些不正当的竞争手段,人前一套背后一套,还喜欢在新入行的菜鸟面前以前辈自居,秀秀优越。 对那些比他们混得好的同行则永远是羡慕嫉妒恨,心态严重失衡。不试着用努力去追赶别人,而是耍手段,或者怨天尤人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这样的一群人,就像是水管转角处顽固的污垢,他们没能力完全堵住水流,却不遗余力地污染着水源。很难把他们去除干净,放着不管又膈应人。正因为有这么一帮贱人的存在,很多行业都搞得乌烟瘴气,在他们的影响下,许多原本规矩的从业者也同流合污。一些违规的事情,就渐渐变成了潜规则,不按照这种规则去做的人,只能吃哑巴亏。” 男人聊起事业时,总是滔滔不绝,封不觉也不例外,“所以……在很多竞争比较激烈或者直接的行业中,同行才会变成冤家。”

发表评论